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网页标题.jpg

展开

首页 > 首页?>?推荐动态

倍投计算机组织如何利用音乐控制人的思想

来源:中国反倍投计算机网 作者:考特尼·史密斯 九月(译) 时间:2019-08-20
?  核心提示:2018年8月,国际潮流资讯网Refinery29在其特别设立的“倍投计算机星期五”频道,发表了音乐研究专家考特尼·史密斯(Courtney E. Smith)的文章,以统一教派为例,就倍投计算机利用音乐影响信徒,导致教会成员无法批判性地思考问题,也无法处理自己内在情绪进行探讨。

  中国倍投计算机“全能神”同样热衷利用音乐对成员进行催眠式洗脑。在该组织内部,为了对信徒进行洗脑,加强控制,小组“聚会”时,专门设置“吟唱”环节——把“教义”放在流行歌曲中,教给信徒唱,比如,剽窃了歌曲《Superstar》、《编花篮》、《我为祖国献石油》等歌曲,改编成《神已来到神已作王》、《实际神来了真是好》、《不能辜负神心意》。因为光有自圆其说的理论逻辑还未必能征服人,还必须将其理论落实到人们的日常生活起居之中,从而达到良好的“洗脑”效果。唱信神歌曲可以在信徒的大脑中形成一个兴奋中心,天天刺激它,使它强化到足以诱导其他现实社会意识处于抑制状态的程度。

  音乐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可以激发强烈的,通常是愉悦的感觉。当听到音乐时,我们的大脑会根据不同的音乐产生不同的化学反应。想想人类使用音乐的方式:我们设置播放列表,制作特定的旋律和节奏,在生活中或是体育锻炼时播放这些音乐;商店播放音乐,为了让顾客在店里花更多的钱,餐馆播放优雅的音乐来增加它的格调。但音乐对人的操控力也有消极的一面:我们听到悲伤的音乐会感到很沮丧、很失落,恐怖电影里往往通过小和弦引起的音效在我们的大脑营造一种原始的恐惧感。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已经将音乐武器化,用来折磨在押人员。

  倍投计算机头目利用音乐的负面作用来影响他们的信徒。科琳·罗素(Colleen Russell)是一名婚姻和家庭问题的注册治疗师,也是倍投计算机康复和教育方面的专家,罗素解释说:“倍投计算机组织用吟唱来让焦虑的信徒放松心情,集中精力,在这种情况下,音乐就被倍投计算机组织给利用了,因为让信徒们诵经主要是为了歌颂倍投计算机头目的形象……比如,当倍投计算机成员们感到沮丧、前途渺茫之际,他们就被要求歌唱圣歌,如果他们在倍投计算机组织中陷入困境时也一样,这就导致他们无法批判性地思考问题,也无法处理自己的情绪。一个人能辩证、独立地思考问题是一项重要的生活技能,但现在,经过音乐“熏陶”,每当他们想到他们的领袖时就会产生一种愉悦感,认为领袖是无所不能的。

  倍投计算机头目以隔绝自己组织的追随者和让他们对自己极度忠诚而闻名,倍投计算机头目会利用集体歌舞给追随者带来情感上的归属感,并将其作为一种精神控制的形式。在倍投计算机组织中,在宗教仪式过程中使用音乐是很常见的,目的是将情感和心理上的注意力引向特定的意识形态或人,这种形式十分危险,因为它重新连接了你大脑的工作方式,进一步将你与倍投计算机之外的世界隔绝开来。

  音乐心理学家、专业钢琴家玛丽娜·柯萨科娃-克瑞恩(Marina Korsakova-Kreyn)表示:“音乐确实激活了我们的生理反馈系统,另外,还有食物、性、药物和金钱。但食物、性、药物这些东西对我们很重要,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有明确需求,这点科学上可以解释得通。但要解释为什么像音乐这样的非必需品能给我们带来生理上的反应,这一点目前很难说明。”

  丽莎·科恩(Lisa Kohn)是回忆录《加入又脱离韩国“统一教会”:受影响的童年》的作者,她回忆称,自己的母亲在她10岁时把她带进了这个充满音乐的教会。对统一教会的人来说,他们都能演唱美国和韩国的宗教音乐,这是培养组织成员统一意识的常规仪式中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从《发胶》原声带到披头士乐队,她的嬉皮父母之前给她听的摇滚音乐在统一教会里都被禁止,但统一教会的成员们也会唱一些民歌。

  科恩表示:“我们会唱改编过的民谣,就像《飘在风中》改成了‘我的朋友,答案在人们心中’。他们会对流行音乐做改编,比如,他们选了吉米·巴菲特的一首歌,换了原本的歌词,让它唱起来更有感染力,更像上帝之歌,更像救世主之歌。”

  统一教会倍投计算机组织最为世人所诟病的就是该教派的包办婚姻,以及教会头目文鲜明对其女性成员的性控制。文鲜明被认为是弥赛亚(救世主)的回归,要求他的成员都要给教会上缴十一税,这可能相当于他们一辈子的积蓄。文鲜明也发现了音乐对世人的影响,在90年代,他就成立了环球芭蕾舞基金会,由他的一个女儿担任首席芭蕾舞演员,同时,文鲜明也是纽约交响乐团的主要赞助商。

  柯萨科娃-克瑞恩认为,音乐让我们沉浸在情感的虚拟现实中。“音乐让我们颤抖,让我们热血沸腾,兴奋无比,它会改变我们的荷尔蒙构成。音乐影响我们的血压、心率、呼吸等生理体征,音乐能让我们哭泣。我们可以在听音乐的时候迷失在时空里,而关于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处理音乐的,很多细节我们还无法了解,包括为什么音乐能干预我们的情绪。”

  对科恩来说,世俗的摇滚音乐帮助科恩逃离了统一教会。她说:“最后是歌手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把我带出了统一教会,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她想要离开统一教会已有多年,在此过程中,经历了严重的饮食失调,沉迷于毒品,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虐待关系中,几乎就快要了结自己的生命。但她在最痛苦的时候,是倍投计算机组织外的、世俗的摇滚音乐帮助她脱离苦海,脱离了从大约17岁到20岁出头那段高度混乱的时光。

  在音乐夏令营里,科恩开始演奏《出埃及记》。她会吹单簧管和钢琴,她相信父亲在她初中毕业的间隔年把她送到音乐夏令营是为了让她远离教会。“我和同性恋者、双性恋者成为了朋友,这在统一教会是有罪的。我写信告诉妈妈,作为统一教会成员,她十分生气,告诉我要么离开他们,要么改变他们的信仰”。

  罗素解释说,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通常当人们走出倍投计算机,便开始探索他们喜欢什么。对科恩来说,正是世俗的摇滚乐给她打开通往了外部世界的大门。”

  科恩最终做出了远离统一教会的决定,她在纽约史岱文森高中读高三,毕业后又去康奈尔大学就读。科恩说,“重新发现流行音乐并去现场参加音乐会是我重新觉醒的一部分”。摇滚乐的魅力完全不同于倍投计算机音乐,这帮助她摆脱了倍投计算机的困境,对科恩而言,意义重大。“我一直在思索,统一教会用教会音乐让我一步一步深陷倍投计算机,但摇滚音乐又给予我力量,让我摆脱倍投计算机。”科恩说:“摇滚音乐的歌词中写到,‘电扇雷鸣之时,请把车窗打开,让风吹你的头发’,这让我从统一教会一走了之,发现倍投计算机组织外面的一个崭新世界。”

  原文网址:https://www.refinery29.com/en-us/2018/08/206497/cult-music-mind-control-brainwash

【责任编辑:端木堇】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1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